魏胜耀访谈录
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,单击停止。
上传时间: 记者:振兴

采访时间:2004年9月26日上午
采访地点:被访者作品陈列室

题记:一直被世人称为“船王”的雕塑家魏胜耀先生,实际上还有一个为人熟知的尊称:“大师”。经人介绍,我是慕名前往。一进魏先生的作品陈列室,首先吸引记者的不是琳琅满目、各式各样的精美船型瓷雕,而是室内那简朴的陈设布局,没有一点矫造之痕迹。甚至几次获大奖的证书、奖杯都被搁置在最不起眼的某个角落。记者不禁想起一句话:艺术是自然,自然是回归,回归是我心。艺术家很热情地接待了记者,下面是当时一段谈话记录。
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您的主要作品有哪些?

魏胜耀(以下简称魏):除了“船”型瓷雕被日本巴恩“中国近代工艺美术馆”收藏以外,还涉及古代人物、佛像、动物,近几年还接过国外的一些定单,比如,“圣诞礼物”、“十二星宫”等等。

记:国内的定单多吗?

魏:应该讲还是国内要多些。影响较大的如“灵山大佛”开光纪念瓷等。

记:国内、国外的客户对作品的要求有那些差异呢?

魏:主要是题材和工艺表现上的不同。我们知道,西方人的文化背景和东方人的有天壤之别。在图样设计上,合作双方要密切配合,否则出来的东西不伦不类、不东不西。因为人家定做的有着明显的主题。实际上,我们搞这一行的都知道,有着东方浓厚文化色彩的雕塑作品,在西方社会是无法得到普遍认同的。当然,学术界例外啦。市场上东西会卖不出去,这一点,经常到“国外”搞展会的商人比较清楚。另外,工艺表现是为主题服务的,那批“十二星宫”就是有些象“泥塑”的味道,这是经过特殊处理的。

记:好!我们来谈谈您为“灵山大佛”开光设计的纪念瓷,如果让我来选瓷器,我是最怕这层“金”了。总感觉时间一长,这“金”会很容易脱落似的。

魏(笑):这个倒是您多虑了。一般来说,做在瓷器上的“金”有“本金”和“洋金”(化合物)之分。出于成本的考虑,如没有特殊要求,我们会采用所谓“洋金”来做。但“洋金”和“洋金”是不同的,要看哪里生产的“洋金”,(当然还有其它工艺配合了)我们景德镇的“加金”瓷是不容易变色或脱落的,这个倒不是我们“老王卖瓜,自卖自夸”。

记:我以前有个切身体会。有一次去上海出差,和朋友逛了逛瓷器超市,朋友的手摸过一尊“金佛”之后,便染了一手的“金粉”,我们顿时明白了很多瓷器商店为什么会放置“艺术品勿用手触摸”的告示了。(笑)

魏:那瓷器肯定是外地生产的。可以这么讲,不光是我的瓷艺作品,只要它真正是出自景德镇的,我相信是不会发生这种现象的。其它很多产瓷地的工艺品在这方面是无法和景德镇相比的。

记:就目前雕塑瓷的销售情况怎样?

魏:应该说不太好。当然这也是属于正常现象。外地的制造业无论是规模或先进程度都远远地超过景德镇。

记:能具体一点吗?

魏:比如,前不久我接触过一家西班牙制瓷大户,他们在雕塑工艺方面是非常先进的。景德镇雕塑制造业是以传统的手工加倒模相结合的方式为主。在做动物雕塑时,我们知道,动物的四肢相对躯干部分是过分纤细了,如果没有附着物(比如会刻意安排些草呀树呀什么的),仅靠这四肢是无法支撑起动物的躯干的。因为瓷的原材料毕竟是“泥”嘛!

记:那国外是采用什么方法呢?(记者瞬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)

魏:他们考虑得很巧妙,西班牙这家瓷厂是采用两种工艺相结合的方式,躯干和四肢的上半截保持不变,四肢的下半截他们采用了金属材料,两部分成型之后再合体,最后表面处理。视觉上的效果相当不错!

魏:另外一个例子,是早些年的事情了。这是倒模工艺方面的。我们开的模具是石膏材料的,它的功能有两个,一个是定型,一个是吸水。石膏的吸水性是有限的,而且石膏模具在用完一次后,必须烘晒过才能再使用,你看这有多烦琐!怎能进行规模性生产?模具的使用寿命也缩短了。另外,我们可以简单地这样认识“陶”和“瓷”:超过5‰的含水量,那就是陶器了,低于5‰的才是瓷。我们接触过的一家台湾公司,他们采用的“泥料”本身的含水量极低,但流动性却依然很好,而且流质相当细腻,在注浆过程中,细的流质可以深入到模具的细微处,可以想象这样形成的雕塑的表现力有多到位多强了,因为含水量低,烧制过程中收缩小、变形也小。再者,因为“泥料”的含水量极低,“石膏”模具在那里只有一个功能就是“定型”,而且“泥料”和“模具”之间还加了一层类塑料的夹层来帮助“定型”,结果,当剥离“塑料”这张夹层时,看到的“泥胎”就已非常活灵活现了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