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忠林访谈录
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,单击停止。
上传时间: 记者:大风

乡村瓷雕艺人徐忠林访谈(节选)
徐忠林简介:1954年12月,生于乐平,自小喜欢雕塑,擅长模仿,在“泥捏”方面尤为突出,曾被“瓷都晚报以钟爱‘十大元帅’的乡村艺人”为题专题报道。2001年来景德镇从事瓷雕艺术至今。

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徐老师,您真正接触“瓷艺”大概是什么时候?

徐忠林(以下简称“徐”):其实我真正接触“瓷活”的时间并不长,就在这两年我才来到景德镇的。以前我一直在县城里过活,是很苦的,因为妻子的病,我几乎倾家荡产。但我始终未曾放弃过雕塑艺术,这是我毕生的追求啊!
(徐老师的眼神虽有些暗然神伤,但从中我更能感受到那种异乎寻常的“坚定”。)

记:您觉着“泥捏”和“瓷雕”在艺术上有不同吗?

徐:在艺术创作的心理方面,两者是相通的,但在工艺手法上却有着很大的不同。前者是我的艺术“根基”,那是几十年来我活命的“饭碗”呀!“瓷雕”是我目前在社会大舞台上表演的新形式,它在制作中对技术的要求远远超过“泥捏”。因为“泥捏”毕竟是一次成型的,而“瓷雕”还要再经过高温的窑烧,其中是有非常大的变化的。比如:“缩水性”的掌握并非容易的事呀。

记:在景德镇市场,可以说您是“初来乍道”的,现在的市场情况想来您是深有体会。如何能在“竞争”中取胜,如何能在“瓷都”这块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艺术宝地立足且要立稳,请谈谈您的看法。

徐:说实话,虽然我有信心,但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。在很短的时间里得到社会的认可。因为,我没有“炒作”的资本呀。我是一无资金,二无职称和名望,我有的只是一双手和自认为有些天赋的这个大脑。
(徐老师笑了笑,接着说)

徐:我认为景德镇的“瓷雕”领域虽然能人不少,但在市场上真正流通的好作品却不多,大凡咱们去挨家挨户看看,基本上都是一些泛泛之作,拿在手上经不住把玩和推敲。

记:那您一定是找到进军“瓷都”市场的突破口了。

徐:我是经过了大量的市场调研的。首先,我是瞄准了“伟人”瓷雕这个领域,可以说,这几乎在景德镇是个空白,尤其是系列成套,全立体效果的更是可谓“罕见”哪!

记:在市场经济的社会里,存在这样的“空白”吗?
  (记者表示怀疑)

徐:也许您听起来不信,但确定是这样的,要不您去街上给我买一套试试。

记(笑):不用试了,我是知道情况的,但,我一直不理解的是,为什么这么多瓷雕艺术家,难道他们都熟视无睹吗?其中的商机也很大啊!

徐:实际上,这是个市场“断层”。您想呀,“艺术家”有几种,首先是那些“名成功就”的,他们会认为“伟人”这种瓷雕素材太过于传统了,根本不屑再搞了,当然,他们也有一些“应景”之作,比如“XXX”逝世多少周年,为了纪念场合有个把两个作品,但可以看出是浮于形式的,再就是普通“瓷雕”艺人,他们要不愿搞这种“本大利薄”的买卖,这些人是跟着市场转,急功近利思想很严重!

记:那您能对自己的作品有个不偏不倚的评价吗?

徐(笑):就不谈评价了吧,我把创作过程简略的谈谈您就清楚了。
(徐老师起身随手拿过来一件“元帅”的作品)

徐:我讲究的是“全方位,全立体”效果,虽然都是“圆雕”这一大系列中的,但我把任何角度的创作都放在同正面创作一样的重要位置,包括从下往上看,细到宽衣折缝里的皮带纹路。再比如,衣服的下摆,其他人的作品是“实的”而我们却是“中空的”,这就是我所说的“全方位,全立体”的含义。(徐老师一边指点作品的各个“关键”部位,一边继续说)

徐:比如:人物脸上的“眼镜”就是真实地架在鼻梁和耳朵上的,而不是只用雕的手法粗粗的做出轮廓来就行,还有这领带的暗纹,纽扣的扣眼和丝线,我就不多说了,慢慢地,细细地看,人物的形象一定会刻在您的脑海里的。(节选部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