赖德全访谈录
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,单击停止。
上传时间: 记者:李君

  在瓷艺界,赖德全先生是以“珍珠彩”瓷著称于世。尤其于2005年5月,由中共景德镇市委策划,赖先生为主创绘制的“泼彩”作品“源”、“脉”,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的名义,赠送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、亲民党中央党部,赖先生的声名如日中天。记者于2006年6月17日上午有幸拜访了这位瓷艺大师。
  赖先生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是谈吐气质如兰,艺术家特有的飘逸神情溢于言表。就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,记者和赖先生进行了一次时间不长的交流。这里有选择的摘录一部分。

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“珍珠彩”和“珍珠釉”是不是一回事呢?
赖先生(以下简称“赖”):两者是完全不同的。“珍珠彩”是由我创始的;“珍珠釉”却没有私密性。

记:您能够大致解释一下两者的主要不同点吗?
赖:好的。“珍珠彩”的主要原料是氧化硅和其他氧化物。特点是彩料直接渗透于里,结晶效果非常明显,结晶体密布于整个作品。“珍珠釉”的主要原料是高白釉和高白泥的混合物,吹上去的釉料浮于表面,呈现的是亚光效果,这和“珍珠彩”早期的效果相仿。

记:那您所创制的“珍珠彩”早期情况是怎样的?大概是什么时间呢?
赖:大概早在94~95年期间,我还在省陶研所的时候,就开始研发“珍珠彩”了。早期的“珍珠彩”,就呈“亚光”效果,后来经过技术改进,才表现出目前看到的晶泽高亮的特色。

记:什么时间基本定型了呢?
赖:97年。这是一项填补国内空白的技术,专利已经在申请当中。据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,目前为止景德镇市场中尚未发现此类技术,而“珍珠釉”作品,却比比皆是,当然,好的“珍珠釉”作品也很难得。

记:是不是“珍珠彩”的烧制也有些特殊呢?
赖:是的,比如在温度上,比一般的釉上彩烧制温度(760℃~800℃)要高,一般在860℃左右。

记:既然是作为“收藏”,“珍珠彩”也是釉上工艺的,这就比釉下彩要短了。
赖:应该说比普通的釉上彩保存的时间要长,原因就是,其晶体已完全密布于整个作品,所以,较普通釉上彩保存的时间要长很多。

记:您的作品目前的市场价是多少呢?
赖:不能一概而论,一般来说,100~200件(件:景德镇特有的表示大小的度量衡单位,参见本网站的“陶瓷图书”板块。)大小的价格在2~3万元吧。当然,这并非只是“珍珠彩”了,其他工艺作品,比如“泼彩”、“清花”等也可参考此价格。

记者随手指了一件效果很不错的“釉里红”作品问道:“这个作品大概有500件吧,价格7、8万左右是吗?”
赖:这件作品是不容易烧制的,去年定价是45万,今年达到78万,有一位客人去年没有及时买下,今年前不久想要来买,但价格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记:是这样的,目前瓷艺贵重的地方就是烧制难,一旦出现好的作品时,就要当机立断,该出手时就出手呀。(记者不禁替那位客人惋惜!)
赖:其实,价格也不是由我单方面来操纵的,也有为数不少的艺术家的作品,经常出现有价无市的情况。

记:都必须遵循市场规律,当然也有泡沫的现象。
赖:不错。有几位大师级的作品价格已攀升到4、5万元以上,指100~200件尺寸的作品。而我更希望能把升值的空间留给收藏者更多一些。(简朴的几句话,就能体现出这位艺术大师的心境了。)

记:由您主创的“源”和“脉”,被党中央赠送给国民党和亲民党,是采用的什么工艺呢?
赖:釉上“泼彩”,这样更能体现传统的国画意境,因为党与党之间,也传承着中华民族悠长的历史。

记者手指大厅中央的一件“泼彩”梅瓶,问道:“这件是原作的复制品吗?”
赖:不是,是原作的草稿,与正式礼品在构图方面只有点很小的区别。

记:区别在哪里呢?
赖:图中的岩石比正式礼品瓷的要低矮一些。当时,这个草稿请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审查时,特别指出要把这块“岩石”抬高,所以才另外制作了一件作为正式礼品。

记:这件作品,有定价吗?
赖:暂时没有,目前不准备售出,有人出180万,我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了。

记者会意,这样一件艺术品所包含的意义其实已远远超过了艺术本身了。

记:据我了解,很多名人的作品上的款识都打着“某某工作室”,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有这种款识呢?
赖:我从不使用这种款识!因为用这种款的艺术品其实并非出自艺术家本人的手笔,更有甚者,市面上有很多所谓名人的艺术品其实都是年轻学生的东西,只是落上这些名人的款识而已。

记:这不是在欺骗消费者吗?
赖:后者本身就是一种愚弄和欺骗行为。当然,一般来说,印有“某某工作室”的作品价格会低很多。

记:这就是说,凡是有您落款的作品都是您亲手所制?
赖:是这样的。

记:我还想问几个关于“珍珠彩”方面的问题,“珍珠彩”是您的个人发明还是单位发明?
赖:纯属个人发明,和单位无关。

记:到目前为止,“珍珠彩”的工艺改进还有哪些呢?
赖:很关键的一点,制作方式有了改进,应该讲更加得心应手了,比如,由最早的牙刷“弹散式”改为使用普通的“釉吹具”即可,这就是有赖于原料的改进了。

记:您在市陶研所任职,所里的效益怎样呢?
赖:我是从省研所调至市研所的。目前,我的作品收益占全所的一大半,仅仅政府定单就有一百多万元,所以深感肩上的压力呀!
(待续)